bte365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槐乡芳草
盼雪的日子
永寿县政府门户网站 www.yongshou.gov.cn 2019-01-21浏览次数: 来源:
作者:长孙存征 【字体:
  这是个没雪的季节。
  萧条、冷落、寂静,太阳似没劲的做着每天重复的动作,东出西沉,天时而深蓝,时而灰蒙蒙。冬麦无精打采的瑟缩着,偶尔有残枝枯叶乘着冰冷的西北风,招摇着从它的身边掠过。这年月连下雪都是奢侈,没雪的日子似乎很孤单,住惯了舒适的居所,享受着时代变迁带给人们的幸福,人们对都市、什么园、景点,甚至火树银花的夜景都感不怎的新鲜?
  人们踏水觅雪,呼唤那雪的挛生姊妹?冰…那绵绵的泾水,开山劈崖浩浩荡荡,坦若八百里秦川,静若东湖,悄然无声;汹涌如壶口,怒吼倾泻,只有那背阳的阴处,冰雕玉砌的扎眼,冰挂如帘,似天然溶洞在诉说着恐龙灭绝的缘由,但却吸引了不少不甘寂寞的衷男情女,寻踪围观,又仿佛是进了大自然的水晶宫令人们小心翼翼敬而不攀。
  到底是先有雪还是先有冰?令人困惑…
  雪的确高贵!爱却湿手,亲吻冰心,含口即没……
  纷纷扬扬,扬扬洒洒。
  据说雪下时六瓣落地,可是谁也到底没看清过。儿时盼望下雪就知道冬天来了那年还会远吗?想象着燃放鞭炮的乐趣,那时总觉得一年很长,长得似山沟里挑水,吃力的等不到家门口一样,那时的雪是住久居长,真正是山舞银蛇,原弛蜡像…孩子们真滑的是冰是雪,而不是今天的水泥地或人造冰。踩着嘎吱的响声,踏出拖拉机的人字轮迹,真是其乐无穷。
  那时盼望下雪更主要是盼望过年,因为过年是有好吃的了,特别是能吃上肉去解一年的嘴馋。孩子们在盼望下雪而有谁能体味到大人们的不易,虽是进入农耕文明的时代,但也是肩挑、背扛、牛耕作吗?深井里吃水或深沟里挑水吃,还要砍柴禾烧火,并且更忙于生产队的劳动,农民每日的劳动日只值三毛钱,靠挣工分养家糊口,那时每亩地仅收几斗粮能和今日的产值比吗?
 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有这样的流行语“十亩地一头牛,老婆孩子热炕头”,那是批评一些人不思进取安于现状,但现在看来确实那也是一种幸福,很安祥的。农民们无处打工无钱可挣,唯一的就是守住那片土地,种植希望,养活着一家老小。
  是雪唤起了儿时的回忆,是雪照亮了儿时雏梦,而雪你又在那里呢?你是否化成云飘荡天际俯视着苍生…真不想去熬一个单调的冬天,寻水觅冰,从冰的身上去找雪的影子,你们都是一样的晶莹洁白,不近污浊,人们喜爱看冰也是对雪的眷恋和想往,雪你就快点来吧!因为那冬麦、青松和腊梅还等着雪的点缀,你就为冬增色添彩让人们得到一个吉利祥和的来年吧!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